3D打印技術漸趨成熟,相關社群日益擴大,單是facebook上的3D打印群組每天都有新帖文,但多數是製作玩具自娛,沒有實際用途。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客席講師Graham Leach認為,3D打印社群需要一個真正的使命,要為社會帶來貢獻及幫助有需要的人,並坦言: No More Toys!

香港理工大學客席講師Graham Leach認為,3D打印社群需要一個真正的使命。

香港理工大學設計學院客席講師Graham Leach認為,3D打印社群需要一個真正的使命。

萬事俱備 惟欠方向

「3D打印機已經十分普及,而且近年舉辦了很多3D打印研討會及活動,已聚集了一個3D打印社群,惟仍欠發展方向。」Graham表示,用家應重視技術的目標價值,多於技術本身,例如不用過分執著3D打印機的質素,即使是低評價的3D打印機也能印出好東西。

Graham表示,現時3D打印社群多為社交性質,重視創意多於商業。即使是商業層面,大家也不應急於求財,因為若成功造出對社會有貢獻的東西,便自然引起商界注意並帶來收益,例如Linux系統創辦人Linus Torvalds的創業經歷便是個好例子。「如果你想靠3D打印賺錢,你大可以去工廠工作,那裡有很多與3D打印相關的職位,但如果你想過得有意思,應該利用該技術去幫有需要的人。」

事實上,香港也有熱心的創客正研究3D打印義肢,冀為社會出一分力。

事實上,香港也有熱心的創客正研究3D打印義肢,冀為社會出一分力。

3D打印不應兒戲: No More Toys!

可是,3D打印社群存在一個共通弱點,Graham說,很多工程師雖精通多種技術,也很會利用資源,卻欠缺想像力。他認為,社群中多數是工程師及設計師,這些技術研究者喜愛參與研究工作,若給予他們一個使命,例如製作低成本的義肢幫兒童康復,可以做政府辦不到的事情,總比起打印Yoda頭像及卡片盒更有意思:「No More Toys!」

創客需要造出比Yoda頭像更出色的東西,為社會帶來貢獻。

創客需要造出比Yoda頭像更出色的東西,為社會帶來貢獻。

Graham指,雖然3D打印技術的發展已停滯了4至5年,但在不久將來會取得重大突破,大家在蓄勢待發,這將會影響3D打印的商業發展。Graham指,新技術如參數化建模及打印(Parametric Modelling & Printing)可以為我們度身定造個人化產品,例如太陽眼鏡,甚至是義肢,為醫療界帶來重大影響。若想了解更多,Graham將於8月26至27日的「Inside 3D Printing Hong Kong」展覽會暨研討會發表演說,探討3D打印技術的前景及潛力。

Graham Leach擁有逾20年的高科技商業經驗,涉足包括健康科學、娛樂、製造業及教育等多個行業。他曾是數家公司的首席主管,擔任技術總監(CTO)、資訊總監 (CIO)和行政總裁 (CEO)職位,並曾創立2間公司。同時他曾與國際商業機器股份有限公司(IBM)、微軟(Microsoft)等世界500強企業合作。

Graham曾入讀加拿大的協和大學 (Concordia University),並取得亞洲歷史和計算機科學學士學位。其後他在英屬哥倫比亞大學(The University of British Columbia)完成工商管理碩士核心課程,並在北京語言大學修讀普通話,最近在英國利物浦大學修讀工商管理碩士學位。

現時他是香港理工大學的客席講師,並是校內科技平台M-LAB的入駐企業家(Entrepreneur in Residence),與此同時他亦是香港Dim Sum Labs成員及Good Lab的顧問導師。Graham擁有多年工業範疇的3D打印經驗,以及與RepRap開源3D打印機之父Adrian Bowyer持續合作。他熱衷於調較改良其首部Prusa Mendel 3D打印機,及研究他的個人Makerbot。

header_logo